深远海网箱养殖的盈利困局怎么破?——写在深圳国际渔博会开幕之际

作者:胡振宇

时间:2024-05-19 15:40

16011

QQ截图20240522155136.jpg

深圳国际渔博会如期而至,2023年6月八部委发布“加快推进深远海养殖发展的意见”(农渔发〔2023〕14号)后,各地大干快上,上马了一大批深水网箱、养殖工船,单体养殖模式也进行了堤围式、母子式、浮式桁架等多种创新,宗旨是落实“树立大食物观、向江河湖海要食物”。

但在工业化养殖的同时如何实现经济性,让养殖赚钱,这条路子尚未走通——种子要钱、饲料要钱、网箱要钱,可羊毛还得出在鱼身上。养鱼毕竟不是养金子,深远海意味着高成本,高端装备设施意味着大投入,而这种高成本大投入很难传导到终端海产品的价格上,因为海产品作为大宗农产品,一定时期内需求总量是相对稳定的,需求价格弹性低,供给量的大幅增加极易造成恶性竞争、价格下降,类似“国信一号”的准野生大黄鱼等高端养殖海产品的价格变化也是同样道理。

若想突破这道屏障就必须跳出养殖业,从更高层次进行思考,让羊毛出在海上新基建大投入上、出在公共服务的向海延伸上、出在产业融合上、出在产业外溢上、出在国家利益的维护上。既然是大农业领域的一项国家工程,就应当从上而下,有一个整体性安排。

QQ截图20240522155200.jpg

//5月11日,深圳国际渔业博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在专业人士行云流水的刀工下,金枪鱼被一点点拆解、切割。深圳晚报记者 严文婷 摄

一、在国家层面成立中国海洋渔业养殖集团(中海渔集团)。相当于在中农发集团之外再设立一个海上中粮集团,负责深远海养殖从种业到设备到海产品销售、深加工的整体性业务运作。以股权形式统筹深远海养殖产业链各环节,超越单一的养殖模式,让整个链条盈利。同时,逐步建立深远海养殖全链条标准、法律法规和品牌体系,特别是网箱和工船方面,通过一定阶段的实践,与船级社一道逐步建立适应不同海域的体系化、模块化标准。在国际上统一运营中国南海、中国东海、中国黄海海产品地域品牌,把地方品牌打包到国家大品牌里面。

二、从上到下开展国家领海基线内、领海、专属经济区三个圈层海域的渔业功能区划,整体性谋划、规划、确定适养海域,把市管、省管、国管海域及专属经济区的适养区域一步步明晰化。同步开展气象、水文、海况等综合性调研,划分不同层级、规模的适养区。中海渔集团作为国有资产运营企业代表国家进行适养区块牌照发放,发放流程、价格等再议。

必须明确的是本养殖区块不同于挪威或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单纯的养殖区块,而是要构建以可再生能源为支撑的自养型生态、自组织系统,能够支持一定数量人群长期驻守的多功能集聚区。养殖区块与海上油气、海上风电、民用设施、军用设施等现有设施及未来规划相协调支持。

蓝色国土跟陆地国土在理化特征和生存条件方面具有本质的不同,因此需要在国土空间规划之外开展蓝色国土规划工作,而不是把蓝色国土规划(是包括专属经济区的整体规划,远远大于原先的海域功能区划)打包到国土空间规划中。

QQ截图20240522155226.jpg

//5月9日,在山东青岛拍摄的“深蓝2号”大型智能深海养殖网箱(无人机照片)。

三、以据点式思维,根据海洋渔业功能区划开展海上新基建公共设施布局,按照分区、分片、分阶段原则,为深远海养殖区块提供光缆、电缆、天气海况预报等公共基础支撑,相当于陆上农业水利设施、城市公共服务设施等基础设施,同时可为深水网箱提供类似农机补贴的政府补贴。目的是把各个渔区建成以渔业养殖为特色的、具有居住功能的、可向旅游、科考、海上试验场、海底监测网等功能扩展的据点、集聚区。

可按照具体条件,先进行试点示范,形成可推广模式,逐步铺开。在养殖区块布局上,除常规的布局外,要按照沿岛、沿线、沿岛链进行布局,增加我国主权海域的民事存在。在据点式养殖区块模式成熟后可沿“一带一路”、沿美国所谓的三大岛链进行布点,把为中国养鱼变成为世界养鱼。

四、养殖区块在区划布局上尽可能与和风电场布局共生协调,一方面可再生能源供电本身就是未来养殖区块自组织系统的一部分,同时可发挥为其他扩展设施提供能源的作用。另一方面,风电场水下设施具有人工渔礁的作用,有助于形成天然的小型渔场,在这方面,海上钻井、生产平台提供了很好的例子,未来可依托养殖区块,开发适合风电场海钓的安全型海钓船型,开发风电场海钓项目,提高养殖区块功能的丰富度。

QQ截图20240522155244.jpg

//这是在广东珠海万山海域的我国首台半潜式波浪能养殖旅游平台“澎湖号”。新华社记者邓华 摄

五、作为海上新基建的内容之一,深远海养殖区块大规模基础设施投入实际上起到了创造市场的作用,能够很好的吸引电子信息、水下机器人等陆上优势产业下海,同时为广阔海域进行的科考等其他活动提供在地支持。从维护国家主权意义上讲,养鱼戍边与建设兵团具有同样的意义,这些设施的投放也为提高我国南海海底光缆铺设密度、提高海底监测能力、海底组网能力以及提高中低轨卫星的宽带通信能力提供了大量的应用场景。

推荐阅读

  • 综研观察

    深圳海洋制造,如何勇立潮头? 2024-07-04 15:12
  • 综研观察

    广东海洋经济如何由大到强? 2024-06-20 09:49
  • 综研观察

    请关注:大鹏时间! 2024-06-18 16:49
  • 综研观察

    湾区评论|江门之门,向湾开放 2024-06-14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