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纷纷设立产业基金!抢抓低空经济发展机遇

时间:2024-05-23 14:54

1781

QQ截图20240603150520.jpg

今年以来,低空经济扑面而来,巨大的市场潜力引发全国多地争相布局。从出台政策文件,到招引优质项目落地,再到优化产业发展环境,各地对低空经济的支持正持续走深走实。

证券时报记者留意到,如今,产业基金已经成为当下各地竞逐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力重点。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近10个省市发起设立低空经济产业基金。就在日前,北京也提出将设立低空产业基金,引导社会资本、专业机构投资低空产业项目。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产业基金能发挥巨大的杠杆作用,从而撬动更多资金、资源和力量参与建设地方低空经济产业,但城市自身需具备深厚的科技产业和制造业基础,以及丰富的应用场景,才能使产业基金真正发挥作用。

一、各地纷纷设立低空经济产业基金

在新一轮低空经济城市争夺战中,产业基金成为新的发力点。

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安徽、江西、重庆、广州、贵阳、武汉、苏州等近10个省市发起设立低空经济产业基金,规模从10亿元至200亿元不等。其中,贵阳、武汉和苏州三地是以基金集群的形式来设立低空经济产业基金。

例如,武汉提出市、区共同形成总规模不低于100亿元的低空经济发展基金群,而苏州则在今年新签约了16个低空经济产业基金,总规模超过200亿元,是目前全国最大的低空经济产业基金。而产业基础雄厚的北京,日前也在《北京市促进低空经济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7年(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将设立低空产业基金,引导社会资本、专业机构投资低空产业项目。

QQ截图20240603150553.jpg

//1月19日,在深圳市血液中心,无人机启程前往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新华社记者 毛思倩 摄

对于早已开展该产业落地应用探索的深圳,虽然目前未有单独的产业基金,但早在去年底深圳七部门联合发布了支持低空经济的20条措施,其中就提及了设立面向低空经济产业集群的专项资金。此外,作为国家通航示范省,山西省也提出,将成立总规模约50亿元的山西省通用航空业发展基金,抢抓低空经济高速发展的战略机遇。

从起初的政策指导,到如今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各地抢抓低空经济产业发展机遇、争夺优质项目的决心可见一斑。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理事、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国文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体现了当前全国各地对这一新质生产力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低空经济产业技术含量高、产业链条长,产业带动能力强,市场空间也显而易见。要扶持产业快速发展起来,政策固然重要,但归根到底还是需要资金支持才能孵化出创新技术,并加速技术落地。”

在王国文看来,产业基金已经是当下各地政府驾轻就熟的招商工具,也从中感受到明显的招引效果,因此不难理解,如今地方政府用产业基金的方式来推动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展。

二、社会资本早已入局,地方金融组合拳齐助阵

尽管目前各地设立的低空经济产业基金还未透露对外投资的情况,但产业基金的带动效果早已被验证。“产业基金可以撬动各类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当地低空经济产业的建设,而初创企业获得投资之后又可以进一步推动其获得商业银行的授信。”王国文认为,以产业基金的方式来推动地方低空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带动更多金融“组合拳”发挥更大效应。

产业基金已箭在弦上,社会资本的热情如何?记者梳理发现,低空经济在被国家纳入新质生产力之前,就已备受资本关注。以eVTOL(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低空经济的细分赛道之一)为例,据烯牛数据显示,去年以来,共发生10个融资事件,融资轮次多处于A轮,标的公司的估值均达亿元级别。

QQ截图20240603150619.jpg

//2月27日在深圳蛇口邮轮母港拍摄的5座eVTOL(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盛世龙。新华社记者 毛思倩 摄

比如,今年4月,专注于商用高等级eVTOL研制的初创企业沃兰特航空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这是自公司2021年6月成立以来获得的第五轮融资,在此之前的一个月,该公司就已完成了1亿元的A轮融资,背后投资机构包括一线头部VC基金、产业资本和地区国资投资平台。

资本有关注,产业基金就有发力点。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低空经济相关产业科技含量较高,因此成为天使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关注的重点。在低空飞行领域提供“机、网、云一体化”系统解决方案的云胜智能,自2017年成立以来,就获得了六轮融资。在其A轮阶段就介入投资的洪泰基金有关投资人对记者表示,低空经济存在较大的市场刚需,如今政策红利释放,各省市纷纷加入,因此呈现较大投资空间。

中国无人机产业创新联盟、腾讯研究院等4月27日发布的《2024年中国eVTOL产业发展报告》也提到,eVTOL大量采用了新技术,但由于缺乏验证和现成经验可以借鉴,且研发周期长、工作量大、资金需求大,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如何获得充足的资金支持是重要问题。

记者了解到,伴随着低空经济的迅速发展,各地除设立产业基金以外,还针对低空经济的特点,综合运用信贷、债券、融资担保等多种工具,加强金融供需方的精准匹配,推出面向企业发展全周期的资金支持服务。此外,还有业内人士认为,低空经济相关产业主体设备购置资金需求量较大,与融资租赁服务有较好的契合度。

三、各地竞逐关键在于产业配套和应用场景

纷纷设立产业基金的背后,是各地政府过去一年来对低空经济行业的密集调研和走访。“过去一年来,有不少地方政府来我们工厂参观过,感受低空经济产业的生产制造到落地应用环节。”据云圣智能创始人兼CEO陈方平介绍,如今许多地区城市治理的网格员开始由原来地上的人变成天上的无人机,他们也会被邀请去为地区网格管理提供解决方案。

接待地方政府来访,成了这一年来不少低空经济领域科技创新企业的“家常便饭”。小鹏汇天创始人、总裁赵德力在近期表示:“特别是两会之后,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接待一波政府人士来考察,有了解产业发展进度的,也有招商引资诉求的。”

早在2010年,我国便提出低空经济概念,以大疆无人机为代表的民营无人机和相关应用迅速发展。2021年,低空经济正式纳入国家发展规划。近半年,中央更是三次部署低空经济,将其定位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还写进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QQ截图20240603150710.jpg

//东部通航的直升机准备降落在深圳市中心的大中华直升机场。

凭借这些年的探索和发展,多个省市在该领域早已有了较深的产业积累。比如,湖南全国率先进行全域低空空域管理,2023年全省通航产业实现年营收超500亿元;深圳形成了全球领先的无人机产业集群;广州则拥有低空经济领域全球领先的主机厂、资深的运营商等等。在政策红利期,有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向着发展低空经济“出招”,据记者不完全梳理,截至目前,已有近30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发展低空经济。

政策频出的同时,各类资金也齐头跟进,地方竞逐低空经济产业还缺什么?王国文认为,低空飞行真正能飞起来,最重要的是建立空域使用和管制的规则,“包括起降点的设置、航空器标准的认证、人员的认证、三维立体的数字化地图等等,各地都还有大量的配套工作要做,这些都是保障低空飞行有序、安全运作的根本。”

此外,王国文认为,虽然各地都在竞逐低空经济产业,但并非每个地方都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和配套。在他看来,城市发展低空经济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深厚的科技产业基础;二是厚实的制造业产业基础;三是丰富的应用场景和政策配套。“在这些基础之上,产业基金才能发挥效用加速低空经济产业规模和质量的提升。”(证券时报 记者卓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