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评论|深中通道战略价值的“点线面”

时间:2024-07-03 14:40

5236

QQ截图20240704145117.jpg

提要:深中通道的开通,会加速珠江口东西两岸间的商流、货流与资金流,有助于西岸的传统制造业更高效地嫁接东岸的科技创新、高端服务,也有助于东岸的创新与服务更便捷地寻找到西岸的场景或对象,通过“双向奔赴”,助推粤港澳大湾区制造链、服务链、创新链做大做强、融合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拉平”发展差距,最终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供应网络体系,助推粤港澳大湾区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文|曲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兼前海分院院长;时鲲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区域发展规划研究所所长;时涌涵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区域发展规划研究所研究员

深中通道不仅是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超级工程,更是促进跨区域人、财、物、数、产、供、销、创等要素高效便捷流动的“加速器”,其战略价值的“撬点”在于前海合作区的策源功能,“主线”在于制造链、服务链、创新链的协同,“新局面”在于大湾区产业高质量发展与区域协调发展。

一、深中通道战略价值的“撬点”在于前海合作区的策源功能

中国改革开放成功实践的经验之一是以小区域试验带动全局发展的“以点带面”模式,粤港澳大湾区则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开发了特区、经开区、高新区、保税区等一批园区平台。新时期,为了顺应全球供应网络体系重构的趋势,深化粤港澳跨境合作,大湾区规划建设了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南沙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4个国家级重大合作平台,以及中山翠亨新区、东莞滨海湾新区等一批省级开发区或功能区。深中通道直连了前海合作区、中山翠亨新区,串联了包括南沙合作区、横琴合作区、滨海湾新区等粤港澳大湾区黄金内湾的“五朵金花”。这些开放平台势必会“组团”并产生高端要素资源的新一轮集聚、联动,并形成对外开放合作的品牌效应。

2021年,中央作出前海合作区由14.92平方公里扩展到120.56平方公里的重大部署。随着深中通道的开通,前海合作区由深圳的空间“末端”一跃成为了粤港澳大湾区黄金内湾的“C位”。未来,深中通道的价值变现有赖于前海合作区的战略、产业、制度等策源作用。一方面,前海合作区为深中通道“大桥经济”的价值变现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空间“扇面”,各类跨市的交流合作都将过道前海合作区。另一方面,经过十余年建设,前海合作区在深港合作、制度创新、现代服务业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扩区后的前海具备大交通、大商务、大会展、大海洋等资源要素,为各类合作提供了良好前景,例如前海与中山的家电家居产业合作开展AI设计,与南沙的装备制造产业合作开展海洋产业协同,西岸的传统制造企业可以来前海展示、营销甚至“出海”。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深港合作的主阵地,“深中通道+前海合作区”的组合为港人、港企、港校等多元化主体进入粤港澳大湾区更广阔的市场腹地,获得更多的市场订单提供了机会。桥接香港,深中通道进一步拓展了前海合作区乃至粤港澳大湾区开展深港合作的战略纵深。

二、深中通道战略价值的“主线”在于制造链、创新链、服务链的深度协同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以珠三角为代表的区域成功融入并重塑了全球的制造链。新一轮国家间、区域间的竞争已经演变为包括制造链、服务链、创新链在内的供应网络体系的竞争。粤港澳大湾区在创新链、服务链发展方面相较国际一流湾区仍有较大差距,制造链转型升级的空间仍然巨大。

创新产业合作机制,转型升级制造链。按照区域发展“集聚-扩散-集聚-扩散”的往复循环规律,深中通道或多或少地会出现制造业的“外迁”或“虹吸”效应。只要这种“外迁”或“虹吸”是市场在起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便是区域产业一体化的正常现象,其最终结果是“做大蛋糕”、共同受益。为了促进市场主导下的产业协同,深中通道串联的各地市可以研究探索“委外加工”模式下的利益共享机制,以此破题制造链一体化协同发展。

明确各地功能定位,策略布局创新链。按照科技创新“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产业发展”的“0-100”链条,深中通道串联区域需要做好科技创新定位,避免资源的重复配置、恶性竞争。针对相同领域,有的片区要聚焦“0-1”的原始创新,有的片区要聚焦“1-10”的技术攻关,而有的片区则需要聚焦“10-100”的产业创新,共同构建全过程的科技创新生态体系。

珠江口东西两岸要素充分融通,全面发展服务链。现代服务业是产业竞争的“蓝海”,深中通道对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性服务业的促进作用值得期待。一方面,深中通道通车带来的时间半径缩短,将助力前海等生产性服务业的辐射半径再度扩大,金融服务、法律服务、设计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将加速传统制造业转型,助力中山等西岸城市经济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深圳、中山两地积极协商并主动探索住房公积金互认互通机制,破题了深中通道生活服务一体化协同发展布局。下一步,更多的城市可以围绕公共住房、医疗服务、教育、文化体育等开展民生服务的协商和探索,加速区内人才的流动,提升区域综合吸引力,共同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大湾区高品质生态圈。

三、深中通道战略价值的“新局面”在于大湾区高质量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就像人们讲的要调理好统摄全身阴阳气血的任督二脉。”所谓影响经济循环畅通无阻的“任督二脉”就是供给侧的有效畅通、供应体系的韧性,打通了“任督二脉”就能形成更高效率和更高质量的投入产出关系,实现经济在高水平上的动态平衡。作为一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超级工程,深中通道有助于加速跨区域人、财、物、数、产、供、销、创这八类要素资源的高效便捷流动,成为珠江口东西两岸产业高水平协同、粤港澳大湾区区域高质量发展的“经济桥梁”。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城市,2023年深圳人均GDP达到2.78万美元,其中深中通道接入点的前海合作区的人均GDP超过了5万美元,达到了世界银行定义的发达经济体水平。西岸的中山、江门、肇庆等城市2023年人均GDP分别为1.23万美元、1.18万美元、0.96万美元。东西两岸在经济发展水平上存在一定的差距,更为重要的是,西岸部分城市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需要新的动能注入和路径创新。深中通道的开通,会加速两岸间的商流、货流与资金流,有助于西岸的传统制造业更高效地嫁接东岸的科技创新、高端服务,也有助于东岸的创新与服务更便捷地寻找到西岸的场景或对象,通过“双向奔赴”,助推粤港澳大湾区制造链、服务链、创新链做大做强、融合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拉平”发展差距,最终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供应网络体系,助推粤港澳大湾区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