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论文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研究论文 正文

张玉阁:港深关系:社会和环保问题日益凸显


《信报》珠三角都会区发展论丛专栏文章(2014.1.13)

  过去两年,香港与内地出现了诸多争拗。北大教授孔庆东“骂港”引发内地与香港“骂战”,香港居民不堪“水客”之扰导致特区政府发布“限奶令”,居民不满医疗资源被占用和医疗机构从业人员不堪重负使得特区政府叫停内地孕妇“赴港产子”政策,内地“双非”学童挤占学位引发北区居民强烈反弹。这些争拗大都涉及两地居民的日常生活和切身利益,因而成为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而这些社会问题在香港常常被政治化、对抗化解读,进而对内港关系产生一定的影响。
  客观来看,自深圳建市以来,港深经济产业、社会民间以及回归后两地政府之间的关系总体上和谐。没有香港就没有深圳,这是深圳社会的基本共识,深圳居民对港深社会发展水平、文明程度以及彼此差距的了解也较为全面、客观、理性,因此“骂港”的声音难以在深圳出现,内地游客在港的不文明行为也为深圳居民所不能接受。即便如此,深圳居民仍属“蝗虫”之列,并不会被区别对待。在内港关系出现负面变化的大背景下,港深关系也会出现不谐之音。
  2013年港深关系最值得关注的事件,一是跨境学童尤其是“双非”学童问题引发两地居民之间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二是香港打鼓岭电子零件回收场大火殃及深圳和屯门堆填区扩建引发深圳的强烈反应,表明社会和环保问题在港深关系中日益凸显。
跨境学童问题集中表现了港深两地居民的利益冲突和对政府处理方式的缺乏认同。跨境学童的出现以及规模的失控性增长,源于香港终审法院的判例,后期“双非”跨境学童比例的增加则是香港判例、内地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以及内地居民财富增加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深港籍生未受保障

  特区政府强调无论是“单非”、“双非”跨境学童,都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具有平等的权利和地位,但并非所有香港本地居民都这么认为。
  作为纳税人,部分本地居民认为自己理应优先享受政府资源,优质教育资源应该向本地学童倾斜。而“双非”儿童家长则认为,选择入读心仪的学校是自己应有的权利,特区政府不能只承认“双非”学童的港籍身份,而在具体政策上不承认。由此引发港深居民矛盾,“双非”学童家长被讥讽为“抢完床位抢奶粉,抢完奶粉抢学位”。
  解决跨境学童问题是特区政府的责任,当然深圳政府也有协助的义务。两地政府的解决方式,一是港籍学童跨境赴港上学,一是低龄港籍学童在深就近入学。前者需要港深在口岸通关上的配合,后者需要深圳在学位提供上配合。前者问题不大,后者则涉及深圳教育资源的使用问题。深圳采取的主要办法是开办港人子弟学校和在民办学校开设港人子弟班(后来统一为“港籍学生班”)。国家的义务教育法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因而在深的港籍学生,不在被保障之列。
  同时由于深圳存在公共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政府仍需向民办学校购买学位,因此亦难以在学费上给予补贴;特区政府由于福利不可携政策的限制,也无法给在深港籍学生提供资助。因此在深港籍学生处于夹缝之中,在深港人子弟学校和港籍学生班到底能否解决跨境学童问题,至今还是个未知数。
  这一问题的背后也存在利益问题。在深设立港人子弟学校和港籍学生班,如果占用深圳的公共资源,就理应有所补偿。而从港籍学生的角度,特区政府也应该为他们提供一定的资助,协助、鼓励他们就地就近入学,以缓解香港本地教育资源短缺的压力。
  如果深圳政府出面解决这些学生的就学问题,香港本地居民或许乐见其成,但特区政府没有为本港居民尽职却成为事实。而且,深圳政府利用公帑为非本地户籍的港籍学生解决义务教育问题,不仅深圳纳税人(包括非深圳户籍的外地人)难以认同,政府财力也面临压力。可见,跨境学童问题的解决并不乐观,而且越来越成为影响港深关系和谐的负面因素。

  平衡两地环境利益

  如果说社会力量对特区政府的决策和港深关系的影响早已存在,那么它对深圳政府决策和港深关系的影响正在强化。在城市污染愈发严重的今天,深圳社会更为关注生态环境和生活质量。
  2013年深圳拟在坝光建设燃煤发电厂,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此提出质疑,并因此导致政府内部部门之间分歧的公开化,结果导致该项目叫停,另择新址建设。
  对于外部因素对深圳生态环境的影响,深圳居民的反应也趋于强烈。2013年11月毗邻深圳的香港打鼓岭电子零件回收场大火,臭了半个深圳,深圳254名各级人大代表在一份名为《关于港深携手解决香港垃圾危害深圳的呼吁书》上签名,要求港深两地政府正视和解决。林郑月娥司长在深港合作会议后会见媒体的谈话中对此“表示不好意思”,并承诺“在环保的管理方面要加强我们的工作”,这是很少有的表态。
  此外,特区政府计划在屯门堆填区现有基础上扩建3倍,扩建征地范围距深圳蛇口半岛不到10公里,此举也引起了深圳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和反应,也需要港深两地政府正视并妥善解决。
  在边缘地区布局垃圾处理厂,是很多城市通行的做法。但港深的特殊性表现在香港的边缘地区毗邻的正是深圳的中心区,因此香港的垃圾处理厂选址不能仅从香港角度考虑,需要综合平衡港深的城市布局。
  生态环境的维护是区域的共同责任,而不是一个城市的个别行为,否则珠三角“优质生活圈”的建设将沦为虚幻的目标。如果深圳的生态环境恶化,对香港并非利好消息,如果香港成为深圳生态环境恶化的因素之一,香港的形象也会受损。
  港深经济、社会、行政关系必须充分体现民意,必须体现两地居民和社会阶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遗憾的是,内港关系、港深关系的复杂性,是很多经济、社会、生态问题常常遭遇“政治化”或“泛政治化”解读,欠缺应有的公正理性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