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专家观点 正文

大湾区 | 李罗力:粤港澳大湾区的四大痛点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马洪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在“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第三次专题会议上的发言。


 

一、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意义和定位
 


 

很高兴参加这次论坛。听了各位领导专家的发言,非常受启发。我的发言跟辜胜阻同志刚才发言大体方向是一致的,我也想讲讲粤港澳大湾区。


 

其实香港、澳门与珠三角城市群“9+2”的合作这些年来一直在提,而且实际上在整个珠三角城市群中,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也确实形成了三个不同的发展特色的城市圈,深、莞、穗基本上形成以IT产业和高科技产业为特色的发展格局,广、佛、肇则是以装备制造业和互联网经济发展为主,珠、江、中则是以传统制造业和文化旅游经济发展为主。这次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人大会议上,将港澳与珠三角城市群的合作上升为“粤港澳大湾区”,我认为最大的意义,就是将粤港澳的合作上升为国家战略。


 


 

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更大背景是中国要引领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目前,我们国家以“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为重要举措,已经开始了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战略大格局,那么现在我们国家又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就是要将其打造成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相媲美的能够引领世界引擎的经济核心地带。我认为,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格局中,中国如何发挥引领作用,除了“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这些重大战略举措外,同样可以把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引领全球化新格局的重点战略举措,进行长远考虑和布局。


 

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我完全同意辜主任的意见。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就应该是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阶段的全球创新中心。将成为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科技创新中心、发展模式创新中心、产业创新中心和金融创新中心。
 


 

二、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四大痛点
 


 

粤港澳大湾区想要真正形成引领新全球化的引擎,要像目前世界上著名的几个大湾区一样发挥作用,实际上还差得很远。尽管从客观上看,粤港澳地区城市群的经济总量、产业密集度、人口密集度、交通等基础设施以及产业发展高度等方面来看,它已经具备了成为世界级湾区的基础和条件。但是,要真正实现世界级的大湾区的目标,它还存在四大痛点。
 


 

第一大痛点

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和规划。现在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实际上是众说纷纭,并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科学的发展定位和发展规划。也就是说,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如何发展,最终目标应该怎样定位,大湾区范围内的各个城市包括其四大核心城市港、澳、穗、深和其他城市应该有怎样不同的发展定位和功能,它们之间如何协调发展,这些都尚未明确。广东省发改委提出了一个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规划,实际上是以广州为中心的发展规划,这种发展规划是很有偏颇的,并不利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形成和发展。总之,只有有了明确的定位,才能形成很好的规划;只有形成很好的发展规划后,才能有利于世界级大湾区的形成及发挥其相应的引领和引擎作用。


 

第二大痛点

目前粤港澳地区中,各个城市之间仍然存在排他性竞争。正如魏建国同志所讲到的那样,城市群有如鸡蛋,引领城市应成为蛋黄,周围城市应成为蛋白。如果大家都不想当“蛋白”,都想当“蛋黄”,那么就会形成不利于资源整合、协调互补和合作共赢的地区发展格局。目前珠三角城市群各个城市之间缺乏有机联系、缺乏相互配合。我曾经在广东省一次体改研讨会上提到一个观点,广州和深圳是珠三角最大的两座核心城市,但它们之间就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广州和深圳可以跟其他很多城市合作,但是它们之间这么多年来有哪些重大的合作项目呢?它们之间形成怎样的合作机制、怎样的合作模式呢?我们好像并没有看到。刚才有人提到,应该在广州和深圳之间搞一个高科技产业园区。我认为在目前这种状况下,这基本没有可能。总之,只要原来的行政体制划分所形成的资源各自占有,市场分割,谁都想当老大的观念、体制和运行机制不解决,粤港澳大湾区就不可能真正形成。


 

第三大痛点

粤港澳地区城市之间缺乏健全、有效和可持续的合作机制。无论是珠三角地区城市之间,还是它们与香港、澳门之间都是如此。这么多年来,我们综合开发研究院研究深港合作、粤港合作,始终高度重视机制建设,大力提倡和建议建立良好的合作机制。但是实际上,包括珠三角地区城市之间及其与香港、澳门之间,都没有形成健全有效的合作机制。例如粤港合作,虽然也有两地高层领导的见面、沟通、会晤和协调机制,但是对于两地之间的全面合作机制来说,实际上还是很不健全的,效率也是不高的。此外,深港合作也搞了很多年,但到现在都没有建立起两地之间完善有效的合作机制。在我看来,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解决合作机制的问题,这恐怕还是非常艰难漫长的过程。而我认为,只有解决了各城市之间的合作机制问题,粤港澳大湾区这样一个城市群才能真正发挥各自的优势,形成产业聚集、产业升级和辐射扩散功能,才能带动全球经济的发展,也才能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第四大痛点

企图用行政手段来强制推行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我刚才已经讲到,广东省发改委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是以广州为核心的发展规划。现在广东省政府已经提出,要准备把深圳机场并到广州的白云机场,用行政合并的方法来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航空港的优势。这种动向是一个很不好的态势。我们讲一体化,是讲市场的一体化,而不是市场主体的一体化;是资源整合,各自发挥优势的一体化,而不是由政府主导强行“拉郎配“的一体化;是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一体化,而不是由政府决定资源配置的一体化。总之,我们要明晰,真正形成粤港澳大湾区是以市场为根本动力,还是以政府为根本动力?是市场之手发挥根本作用,还是政府之手发挥根本作用?我认为,主要应该是由市场来决定资源配置,由市场来推动资源整合,由市场来推动产业升级和创新发展。市场才是粤港澳大湾区形成的根本动力和根本要素;而政府的作用,就是制订良好发展政策,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构建良好的合作机制,推动良好的合作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