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动画内容

您的位置: 首页其他首页动画内容 正文

第9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 | 31个金融中心竞争力稳步提升 深圳稳居第三


9月8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在郑州2017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上正式发布第九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DI•CFCI)。

 

CFCI指数运用独创的“钱才集聚论”和“法市辐射论”分析构建起适合中国金融中心发展特点的评价体系,通过构建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和金融生态环境等四大领域的88项客观指标综合评价我国金融中心发展的优势与不足,旨在为我国金融中心科学发展提供参考依据和有益启示。第一期CDI•CFCI于2009年发布,其后每年更新一次,动态反映我国金融中心建设的最新进展。
 


 

第九期CDI•CFCI的评价范围涵盖我国31个金融中心城市,包括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和六大经济区域的28个区域金融中心。本期综合竞争力排名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天津、成都、杭州、重庆、南京、苏州、武汉、大连、郑州、西安、济南、青岛、沈阳、厦门、长沙、福州、无锡、宁波、昆明、合肥、哈尔滨、长春、乌鲁木齐、石家庄、南昌、南宁和温州。

与上一期相比,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排名的主要变化情况是:郑州首次进入区域金融中心 “综合实力十强”;北京、天津、郑州、青岛和成都成为综合得分“进步五强”;天津、武汉、济南、青岛、长春五个金融中心排名上升2位以上;成都西部金融中心地位保持,重庆、西安等西部城市与成都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分项排名方面,各金融中心出现一定分化

 


 

“金融产业绩效十强”金融中心分别为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广州、天津、杭州、西安、南京和重庆。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分项竞争优势十分显著,其金融业发展的规模效应已经远胜于其他区域金融中心。成都首次在金融产业绩效上超过广州,跻身全国第4。
 


 

“金融机构实力十强”金融中心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天津、成都、重庆、杭州、南京和苏州。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所占据的金融机构资源和综合实力超过了其他区域金融中心的总和,四大金融中心金融机构实力得分之和(778分),超过其他金融中心合计分值(744分)。北京得益于大型国家金融机构集聚,金融机构实力远远超过其他金融中心;广州在除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之外的区域金融中心中,金融机构实力明显胜出一筹;天津、成都等区域金融中心的金融机构实力正在不断增强,得分进步幅度均十分明显。


 

“金融市场规模十强”金融中心分别是上海、深圳、北京、大连、郑州、青岛、天津、广州、成都和武汉。由于上海、深圳、北京、大连和郑州等五个金融中心拥有全国性金融市场,得分远远超过其他金融中心;青岛、天津、广州、成都、武汉的区域要素市场发展全国领先。


 

“金融生态环境十强”金融中心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天津、杭州、南京、重庆、武汉和成都。金融生态环境分项竞争力与城市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息息相关,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四个一线城市金融生态环境得分遥遥领先,杭州、南京、天津、苏州、重庆、成都、武汉等区域金融中心,依托其在经济总量、行政地位、知名度等各方面的优势,取得了较好的竞争优势;金融生态环境对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具有良好的解释作用,金融生态环境排名前十的城市有9个进入了综合竞争力前十行列。


 

深圳综合竞争力稳居第3,但需关注金融人才环境短板

 


 

在全国31个金融中心城市中,本期深圳综合竞争力继续稳居全国第3。其中,金融市场规模排名第2,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和金融生态环境则继续巩固全国第3的位置。整体上来说,深圳作为全国性金融中心的地位十分稳固。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深圳本期的综合竞争力得分仅上升了1.87分,涨幅为1.84%,涨幅较上一年大幅缩窄。


 

究其原因:一方面,本期受2016年国内股票市场剧烈波动影响,深圳证券市场交易有较大幅度回落,全年股票成交金额77.6万亿元,较上一年减少43%,导致金融市场规模得分有较大幅度回落;另一方面,近年来金融人才环境部分方面持续恶化带来的影响,尽管深圳在城市绿化、生态环境以及文化娱乐等方面优于全国金融中心平均水平,但教育、医疗、交通、生活成本和旅游吸引力依然是重要短板,特别是自2014年以来受房价持续上涨因素影响,深圳房价收入比已经成为31个金融中心中最高水平,生活成本显著上升,为深圳吸引金融人才带来不利影响。为此,深圳自第八期以来,金融人才环境排名连续两年出现下滑,本期已经跌至全国第9名。从统计数据上来看,深圳金融从业人员数量相较三年前已经有所减少,三年平均增长率为-3.16%。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认为,未来,深圳在建设国际化金融中心城市过程中,要瞄准金融生态环境等方面的短板精准发力,提升金融资源的集聚力和辐射力,依托前海蛇口自贸片区积极开展金融创新和国际金融合作,在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发挥引领作用。


 

延伸参考材料:CFCI评价体系理论

1、“钱才集聚论”

图1-1 金融中心“钱才集聚论”


 

金融资源分为金融机构、金融资本、金融市场、金融信息和金融人才,归根到底可以落实为金融资本和金融人才,也即“钱、才”。钱为什么会在一个地方集聚,一定要让钱能够赚钱,即盈利。盈利的来源,要么收入高,要么成本低,即“一高一低”。收入又来自两个方面,本地经济和腹地经济。本地经济的金融服务量通常与经济总量高度相关,并不会因为金融资源的集聚有太大程度的提高,两者之间相辅相成。才为什么会在一个地方集聚,一定要给予人才好的生活,高收入并高生活质量,即“两高”。此谓CDI“钱才集聚论”。


 

2、“法市辐射论”

 

图1-2 金融中心“法市辐射论”


金融服务辐射大致可以分为资本输出、中介服务、产品服务、信息服务和人才输出,辐射能力的主体主要为本地法人机构和金融市场。本地法人机构依托设立异地分支机构,输出金融产品和服务,同时向本地归集更多的资本利得;本地金融市场以中介服务、产品服务、信息服务、人才服务等方式,服务本地及异地市场投资者、参与者,同时向本地归集更多的金融资源。因而,培育壮大本地法人机构和金融市场成为金融辐射功能实现的关键所在。此谓CDI“法市辐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