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

您的位置: 首页活动会议 正文

第十届深港合作论坛|深港合作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引擎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为重点,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的互利合作。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深港发展领跑湾区城市群,深港合作堪称典范。为进一步探索深港合作新模式与新平台,由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中央政策组共同主办的第十届“深港合作论坛”于12月7日在深圳召开。本届论坛主题为“深港合作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近100名来自深港两地的专家代表出席了论坛,重点探讨大湾区背景下的深港合作、河套地区开发、合作机制创新等热点议题。


 

迄今为止,深港合作的创新突破仍然是深港两地提升其区域整体竞争力,构建区域协同发展新优势的重要路径。本届论坛结合两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最新变化,以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极为共同目标,重点关注双方如何以科技创新合作为切入点,完善创新合作机制,更好地参与全球竞争合作,助力粤港澳大湾区跃升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及世界级城市群。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在开幕式上表示,该论坛之所以具有传承性,主要是其作为深港两地智库的交流平台,充分体现了“民间性”,为两地政界、商界、学界的专家拓宽了沟通渠道。该论坛自首届举办以来,已形成稳定、长期的合作机制,有利于推动深港两地的智库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发挥它们的“献智”作用。同时,郭万达强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已成为国家重要战略,深港两地如何在大湾区做好定位,为国家的战略去发挥作用至关重要。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中央政策组总研究主任苏植良在致辞中指出,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发展的政策措施。这对大湾区成为港人的优质生活圈具有重要意义。深港两地是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先行者。面对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新机遇,两地应充分利用创新科技这个抓手,开拓深港合作新格局。同时,他也殷切希望与会专家可以集思广益,为深港两地如何进一步助力大湾区跃升为国际科创中心和世界级城市群,提出务实切实操作的建议,以便两地政府做出互利共赢的策略部署。


 

深港合作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引擎

为发挥深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创新枢纽”支点作用,深港两地应如何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在大湾区建设中实现更深度、更开放的互利合作,以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创新圈?
 


 

在主旨发言中,深圳原副市长、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一带一路国际研究院院长王贵国、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专职委员刘忠朴、冯氏集团利丰研究中心执行董事张家敏发表了精彩演讲。


 


 

唐杰:

应从更大的范围和空间尺度研究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及深港合作

“粤港澳大湾区”的提出首先源自于“港深都会”设想。“港深都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创新圈,将带动整个华南地区的发展。同时,从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及习近平总书记7月1日在香港的讲话中可看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就是要提升香港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及香港在其中的作用,应从以下几大方面考虑: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与贸易中心,应发挥其在未来“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支撑节点作用。二、“一国两制”的实践证明香港与内地的合作既是香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国家的需要。应进一步密切内地与香港的交流合作。三、大湾区建设包含广东新一轮的开放。应从更大的角度,从粤东和粤西两大具有优良港口密度的区域来发展,实现广东新的开放突破。四、中国经济已走向新常态的战略转型。粤港澳湾区建设应注重大都市群的核心城市和周边城市的产业分工关系。五、中国城市化已走向城市群化的战略调整。在湾区建设中,应发挥深港大都会的核心作用,向外走向对外开放,向内走向更大的辐射。六、新港企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所谓香港转型出现空洞,并不是制造业空洞,而是创新空洞。新一轮的“金融+科技”发展趋势将是新港企重塑发展活力的重要抓手。


 

2017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关于全球100个创新中心的研究中,深圳—香港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创新中心,其数字通讯领域专利发现集中度高达41.2%。深港成为迄今世界上数字通信技术最为密切的创新区。未来深港两地只有在金融和科技创新领域形成紧密结合,它才可能构成一个所谓的大湾区核心。


 

王贵国:

香港的国际化优势可提升大湾区合作高度

在全球化高度发展,特别是在内地经济高速发展取得重大成果的今天,香港将扮演什么角色?香港将如何发挥自身的优势?2017年7月1日,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的签署,香港的国际化优势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与提升。
 


 

综观香港在整个大湾区中的最大优势,就是金融国际性、基础研究厚实性、专业服务成熟性和法律制度的成熟性。香港应重点发挥这些优势,引领粤港澳大湾区新一轮的经济合作。首先,香港应发挥科研优势,与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实现结合。其次,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及贸易中心,应发展好自身“连接世界服务内地”所长,打造为粤港澳大湾区对外开放的高地。再次,香港在法律制度、知识产权保护、语言文化方面都与国际接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有助于香港发挥在金融和专业服务方面的传统优势,为大湾区企业的专业化发展提供助力,同时也推动了本地金融服务和高端专业服务的有序发展。


 

但由于粤港澳大湾区包含三个不同的关区,整个湾区建设也将面临一定的潜在障碍。其中,粤港澳之间双边协定的协调问题、粤港澳之间生产要素的流通问题、港澳企业在广东投资的待遇问题及港澳与内地法律制度的差异问题值得进一步的研究和落实解决。


 

刘忠朴:

香港、深圳、东莞可实现协同创新“三步走”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趋势之下,香港、深圳、东莞三个城市优势互补,各具特点,具有联合发展的巨大潜力。“港深莞”实现协同创新发展可分三步走:
 


 

一、务实推动“深港创新圈”建设:“深港创新圈”概念自2005年提出以来得到进一步的深化与发展。十年来,深港双方连续举办了四届“深港创新圈论坛”,制定了《深港创新圈三年行动计划》,双方共同资助科技项目19个,建立了深港双方“督导会议”机制。同时,香港6所大学在深圳高新区设立了产学研基地研究院,深港两地合作成果显著。但该创新圈仍有提升的空间,如民间资本、产业资本的参与度较低、深港两地合作协议未能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深港存在制度壁垒及产业、经济发展思路差异、深港通关通勤等问题。


 

二、构建深港科创合作新平台:为深化与推进深港两地科技合作,建议在河套地区与深圳C区交界处设立专门的“科技口岸”。打造“一流硬件、环境、服务与三流成本”的科技园区,减少高成本对科技创新的制约。对口岸附近交通环境进行重新评估,打造“1小时交通圈”。提高河套地区的容积率,拓展可利用空间。同时,加快园区土地整备、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务实推进科研机构、科技企业的入驻工作。


 

三、“港深莞”协同发展,打造“世界新硅谷”:香港、深圳、东莞在空间、产业配套各方面的互补性较强,在创新链上的互为补充。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应将香港、深圳以及东莞等地区,看成一个整体。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应是香港、深圳和东莞三城协同带动。只有把科创打造成香港发展的新引擎,开拓发展的新空间,才能引领大湾区的科技产业发展,共同打造世界的新硅谷。


 

张家敏:

湾区时代下的港深合作关键在于“错位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港深合作带来新机遇。港深合作将是湾区合作的重点,港深两地间将打造一系列新平台,成为湾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港深合作的深度发展具备良好的基础。首先,从企业角度来分析,港深两地间的交通往来较为便利,处于“3个小时经济圈”以内。香港企业的经济活动可以完全辐射到深圳、东莞,甚至广州地区。其次,从产业关联与互补的角度来看,香港在高校人才培养、科学研发、法律体系、融资环境与国际接轨,这是香港的优势。深圳在制造业配套产业链、应用研究、创新能力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力。所以未来在落马洲河套地区,港深两地可以融合双方优势,整合资源,打造具有聚集力和协同效应的科技创新合作区。


 

面对如今香港在科研成果产业化环节较弱,香港产业链与中产阶级就业没法有效对接的现状,我们应考虑在香港建立一个产业生态系统。一是借助香港的国际地位,利用内地企业在“走出去”的良好契机,将更大规模的经济活动引入香港,培育香港的支柱产业及相关的服务业,适度调整香港的经济结构。二是抓住大城市群的历史发展机遇,推动香港与内地生产要素的有效流通,使香港融入大珠三角地区,实现“错位发展”。但在边境通关、关税制度、市场准入等制约港深合作深入发展的问题上,香港与内地应该考虑如何去推动解决。


 

第十届深港合作论坛分议题环节嘉宾发言内容将于近日推出,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