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专家观点 正文

深港合作 | 汪云兴:落马洲河套地区有望打造未来创新特区


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启动元年,极具区位优势的落马洲河套地区的开发再次被提上日程,成为深港合作的新机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公共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汪云兴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发展的关键是如何实现协同创新,面对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需要,丰富多元的粤港澳大湾区亟需创新科技体制机制,加强创新制度供给,深入推进区域协同创新发展水平。落马洲河套地区则有条件成为协同创新的突破口,做一些创新制度的设计,提供基础的制度创新改革试验场,未来逐步的向其他区域扩散,起到“小地方、大作为,小试点、大示范”的作用,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引擎。


 

深港合作再升级

深圳河一衣带水,连接深港。河套地区是1997年深港合作治理深圳河时,对河道截弯取直,在新旧河道之间形成的“人造”地,它位于深圳河干流中游,北邻深圳市皇岗口岸的货运停车场,南抵香港新界西北区的落马洲,东临上步码头,西至皇岗口岸大桥下,面积约1平方公里。
 


 

今年年初,深港合作会议上,深圳与香港正式签署《关于港深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合作备忘录》,同意合作发展河套地区为“深港创新及科技园”。未来深港两地将在深圳福田与香港接壤的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建设香港最大的科技创新园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引导和聚集优质高科技企业、研发机构、高等院校进驻园区。


 


 

今年11月,深圳市福田区在《福田区现代产业体系中长期发展规划(2017-2035)》提出,将河套地区与福田保税区片区统筹发展,河套-福保片区定位为深港科技创新特别合作区,以创新和科技为主线,集聚国际创新资源,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化创新合作新平台、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发展新引擎、深港跨境深度合作新支点、政策制度改革创新试验区。


 

具体来说,河套A区为港方管辖范围内、深港双方合作发展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河套C区与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协同发展,重点布局生命健康与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新材料等领域的研发与产业化发展,支持研发设计、技术咨询、科技推广、技术贸易、检验检测等科技服务业发展。


 


 

《规划》还提出,在河套地区建设一批突破型、引领型的国家实验室、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重大科学装置等。支持跨国公司设立全球研发中心、大区域研发中心和开放式创新平台,鼓励深港两地共建重点实验室和人才培养基地。


 

据了解,今年8月,深圳福田区政府陆续与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南方科技大学展开合作,决定在河套地区成立“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深圳创新及技术中心”和“南科大-港大”联合实验室。河套地区由此迎来了首个香港科研机构项目和首个内地高端科技机构。


 

其中,“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深圳创新及技术中心”将通过吸纳和培养深圳地区的优秀技术人才,提升应用技术研发的能力,支援和辐射深港的专业服务;并通过与海外专业团体及深圳和周边地区的政府、大学及专业机构合作,建立服务和推动创新科技发展和应用的深港合作平台。南科大与福田区则是全方位深度战略合作,包括共建中英人工智能研究院、南科大商学院、南科大-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深圳市科技战略高端智库、高科技创新孵化器等。


 

“非常高兴听到国家对于大湾区的规划,目前,已经有很多教授和研究生同时在香港和内地两地工作和研究,参与一些国家级的项目,后续如何深化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下一步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把成果转换为应用更好地推向市场,这也是大湾区带给香港科创的机会。”香港创新科技局副局长钟伟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落马洲河套地区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特别是香港和深圳两地政府非常有决心。他表示,怎样联动两地的资源,在提出大湾区概念之后部署也更明确了。未来香港和深圳会共同努力把一平方公里的河套地区打造成一个创新中心,目前刚刚起步,很快会有一个基建基金能够投资在基建方面,未来几年会有更多资源投入到该地区,3-5年规划好后将能够吸引更多高端人才在这个区域发展。


 

打造“创新特区”

在业界看来,深港两地各自拥有傲人的优势,亦有互补的空间。就香港而言,优质的教育和科研机构、完善的金融及法律生态、自由的信息环境、国际化的人才,令香港得以在区域内保持难以替代的地位。对深圳来说,完整的科技产业链、丰富的创新科技领军企业、活跃的科创生态,令深圳在全球科技大潮中崭露头角。
 


 

正如梁振英此前所言,在河套地区发展创新及科技,是香港享有“一国”和“两制”双重优势以及港深两地在科技创新领域合作互利共赢的最佳体现,必将会为港深两地创科事业提供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和机遇。


 

虽然有着跨境地缘优势以及多重利好政策的支持,但在现实也还面临着多重挑战。


 

今年8月,前海管理局副局长何子军在深圳市政协举办的有关粤港澳大湾区专题协商会上发言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最突出的问题和瓶颈就是行政、经济、市场、规划等方面都不是统一的,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不畅,效率低下;二是由于关税、法律、体制、政治制度等不同,造成要素不能在湾区内自由流动,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都受到严格管制;三是空间和产业布局不统一、不科学、不合理,同质化倾向明显,湾区内部城市存在内耗现象。”


 

11月19日,第十九届高交会同期举办的深港科技合作发展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也指出,香港及珠三角地区协同创新目前面临几大障碍,首先创新链条不完整,香港拥有国际领先的科研机构和专家学者,然而由于产学研之间的协作并未打通,产业技术相对薄弱,而珠三角地区需要可直接商业化的技术,中间缺乏共性技术和产业化技术对接环节。其次,创新机制不畅通,体制的不同也不同程度上导致港澳和内地的合作局限于某一领域或某一区域。科技创新领域大多基于委托的方式,没有真正达到多层面多主体多要素间的协同创新发展。此外,创新定位不清晰。香港与珠三角在创新领域上还处于磨合期,尚未形成有效的错位发展形式,协同创新发展信任度与分工有待加强。


 

汪云兴也认为,当前大湾区是一个制度、文化、货币各方面都极具多元性的区域,创新要素流通不便、创新资源开放共享不足成为深层次科技创新阻碍。当前最重要的是体制机制的突破和创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助推科技创新。


 

在他看来,如果在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如此复杂的地区开展科技体制经济改革,促进大范围的创新要素流动、新技术新产品的应用示范以及法律法规突破,可能会带来一些始料未及的改革创新负面效果。基于此,依托地域有限和区位独特的空间,开展风险可控和引领示范的创新制度供给改革试验和“压力测试”,逐步带动广范围的科技创新协同发展,将会是更好的选择,而河套地区完全符合这一需求。


 

他建议,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可以在河套地区对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人才、资金等创新要素跨境流动作出特殊安排,先行先试推动两地创新要素无缝对接和自由流动,柔性地借鉴香港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国际化环境等,推动科技要素、科研物质、资金等的流动,面对未来前沿技术和产业进行布局,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构建一个具有深度协同效应的创新特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