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专家观点 正文

综研观察|从APEC到G20,美国的焦虑与中国的疑虑


文/胡振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

G20“习特会”释放重大利好:明年1月1日后美国不再增加关税,地球人备感兴奋,但兴奋之余又伴随疑虑——10年前共对危机的G20和今天的G20不可同日而语,全球经济、政治走势仍未明朗。

综研观察|从APEC到G20,美国的焦虑与中国的疑虑

 

这边厢习主席给出了“四个坚持”的答案,并承诺继续深化市场化改革,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鼓励公平竞争,主动扩大进口。那边厢美国久违的招工潮、涨薪潮为特朗普攒足了人气。若把这一场景与贸易战联系起来则很容易误导美国人的因果判断!联想到不久前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彭斯的直率,大有把国内两党互怼搬上国际舞台之势——粉刷自己、抹黑对手、拉仇恨、轻许诺,使太平洋变成了中美争夺话语权的场所,那么接下来大西洋之滨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自去年底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竞争对手(rival power)起,中美进入新紧张周期已清晰可见,这一周期不会因为一两次领导人的会面而改变,即便两国领导人达成暂时缓和,也改变不了这一趋势,对此我们首先要淡定。“战略竞争对手”可看作美国对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的理解,这可能更符合中美关系的实际:没有实力你也成不了竞争对手,但还不是敌人,还有的谈!按美国对亲疏关系的表述,国家间关系依次为:同盟国(ally)→友邦(friend) =伙伴(partner)→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竞争者(competitor)→竞争对手(rival)→对手(opponent)→敌手(adversary)→敌人(enemy)。

自冷战结束,中美关系大致经历了从对手到朋友再到对手的转变,原因无非三条:

  • 一是两国经济总量差距缩小、贸易逆差规模扩大。1988年,美国GDP是中国的近17倍,2000年是8.5倍,2010年为2.5倍,而到2017年,仅为1.6倍。而中美贸易逆差则从2000年的297亿美元扩大到2017年的2758亿美元(中国海关统计)。
  • 二是两国价值观和治理结构不同。2006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冀望中国“走东亚许多现代民主国家的道路,在增强经济自由的同时,扩大政治民主”,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则指出“美国将重新思考过去20年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那种认为把竞争对手融入国际机制和全球范围贸易合作,将使其成为无害的成员和值得信赖的伙伴的政策。这一战略假设的大部分内容现在被证明是错误的。”
  • 三是两国地缘冲突风险增加。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增大和对外活动的增强,中美两国的地缘经济、政治交织点越来越多。从2012年希拉里以美国国务卿身份首次造访太平洋岛国到“巧实力”、“亚太再平衡”、“TPP”、“印太战略”的提出,无不打上中美角逐的烙印。“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战略,秉承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志在各国经济对接、优势互补。美国则基于军事优势和国家利益,继续强调其在两洋、八个海峡群、16个海上咽喉的控制地位。

因此,美国的焦虑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全方位研判之结果。君不见,仅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从起草到出台就用了11个月的时间。同样,中国政府对特朗普政府的善变和美国的战略走向也颇感疑虑:一是贸易纠纷能否解决,二是核心利益能否维护,三是全球形势能否稳定。

为此,需做好三个方面的平衡:

  • 一是韬光养晦和奋发有为的平衡。中美关系现在处于非敌非友的中间地带,任何误读误判都容易激化矛盾。美国认为无法预知和掌控中国崛起带给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影响,不相信中国的承诺。中国同样认为美国在不时地无事生非、颠倒是非,两国似乎都进入了压力-响应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适度的减压有利于缓和、有利于坐下来谈。从长远看,美国对中国的认知和中国对世界的认知都同样重要,减少误判、摩擦和矛盾激化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
  • 二是中美关系与中欧关系的平衡。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还没有跟上经济实力,还主要建立在自身实力和部分国际制度参与和创建的基础上。美国则集自身实力、联盟体系、制度性权力于一身,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已致力于弥合美国内外政策分歧,恢复其国际影响力。针对目前欧美之间和欧洲内部出现的分歧,中国可考虑经济、金融、政治层面的适度介入,并扩大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
  • 三是“请进来”和“走出去”的平衡。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在科技创新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但在基础理论研究层面还有许多课要补。因此,在产业、资金“走出去”的同时,我们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要持开放心态,做好人员、知识“引进来”的工作,继续当好学生。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已同意就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服务和农业等方面的结构变革进行谈判,希望在未来90天内完成。因此,与其嚷嚷着超这个、超那个,还不如在基础研究领域敞开大门,吸引全球人才涌入,为我所用,为技术研发、产业化打下坚实基础。

总之,对本次G20“习特会”只有一句话:淡定些!

综研观察|从APEC到G20,美国的焦虑与中国的疑虑